疑受人教唆出走‧外婆忧2孙女沾毒

疑受人教唆出走‧外婆忧2孙女沾毒(槟城26日讯)35年前遭人挖眼泼镪水毁容的歌后郭素云晚年丧女,如今仍要为两名年幼外孙女牵肠挂肚。这对年仅11岁及12岁的外孙女自母亲在2年前因癌症病逝后,一度因为叛逆而被送往儿童保护中心暂住,两人最近认识一名13岁问题少女,前后4次随她离家出走,3天前再度集体失蹤,音讯全无,而且可能与一群染毒少年在一起,教郭素云忧心如焚。本报去年封面报道35年前遭人挖眼泼镪水毁容的歌后郭素云,是小姐妹的外婆。郭素云是70年代末窜红夜总会的驻唱歌女,在,28岁的她想跟交往3年的男友分手却惨遭男友挖出双眼球及泼镪水毁容,从此退出歌坛。失蹤的3名少女都住在槟城发林,分别是12岁的汤千慧、11岁妹妹千莹及友人吴翠芳则是13岁,3人是于本月23日开始离家失去蹤迹,双方家长已在隔天报案。失明的郭素云为了寻找爱孙,特地从北海赶到槟城,希望透过《》可以借助民众的力量,一起寻回3名女生。母亲2年前乳癌逝世失去2名爱孙音讯,61岁的郭素云焦虑又心疼地说,失蹤的两名外孙女,是2年前因乳癌去世的二女儿最疼爱的宝贝女儿。女儿一家四口原本生活很幸福美满,然后女儿在2年前因乳癌去世,当时只是10岁及9岁的小姐妹因为叛逆,在社工安排下被送往儿童保护中心暂住,至年前才被父亲接回家住。她说,女婿又忙着赚钱养家而无暇看顾她们,年幼的2名孙女的性情和生活就开始出现变化。“她们认识了被父母交给别人领养的翠芳后,也许是同样没有妈妈在身边的她们,觉得大家同病相怜,就特别地投缘,才会发生了这样的事。”她透露,两人在认识13岁的吴翠芳后,前后4次随她离家出走。3天前(23日),小姐妹与翠芳瞒着家人离家出走,目前下落不明。3人再度失蹤,小姐妹家人相信是受人教唆,跟一群染毒少年混在一起,家人也担心她们会因此沾毒。“千莹、千慧,你们虽然失去了妈妈,但爸爸真的非常爱你们,阿嬷也好爱你们,还有阿姨们也好担心你们,快快回家,我们在等你们回来!”她说:“妈妈生前最爱就是你们,你们是她的一切,爸爸也一样,每天除了要工作,这几天还要到处去寻找你们,吃不下睡不着,看着你们的照片,爸爸哭了,爸爸说,清明节要到了,希望你们快快回来祭拜你们的妈妈,妈妈想你们!”爱女失联父焦虑流泪汤千慧及千莹的父亲汤国忠(41岁)是摩多修理员,在爱女失去音讯后,因太焦虑而多次流泪。他指出,自从太太周鸿运去世后,他也有留意到2名原本活泼乖巧的女儿性情有转变,成绩也变得差,而他工作再忙碌,也都儘量抽空陪女儿,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女儿,爸爸很爱你们,这几天我像发了疯似的到处找你们,虽然没有了妈妈,但请你们记住你们还有爸爸,爸爸人生最重要的,也只有你们,现在只想你们快回家,回来我身边。”他披露,女儿自从去年尾认识了翠芳,即常常在没交代的情况下失去蹤影,这情况已是第4次。每次,他都会在短短数小时内找到她们,但此次却是完全没办法找到,让他崩溃。“报了警后,还是没任何进展,我不认字,只好拜托朋友透过面子书帮我寻人,而我也到处去找朋友帮忙一起找,奈何还是没消息。”他说,但当他去问和翠芳来往较亲密的朋友时,他们告诉他,在她们3人失蹤的隔天(24日),他们还和翠芳通过微信联繫,当时,翠芳还告诉朋友说,她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之后,就完全没了任何音讯。“她们从外婆家回来后,就表现得很乖巧,也没任何不妥,隔天要去学校时,还主动收拾书包和整理好校服,但23日那天,我因为睡不醒,没载她们去学校,我下班晚上回来后,就找不到她们了。”他指出,一对女儿只带了几件衣服及提了一个包包就匆忙离家。“女儿没带走她们的手机,所以我根本没办法联络到她们,目前只有吴翠芳一人有手机,但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从女儿出生到现在,我就一直顾着赚钱养家,太太没工作,就是全心在照顾她们,太太在2012年不幸患上乳癌,很快就走了,我忽然失去了太太,她们失去了妈妈,我承认,可能我没能很好地照顾到她们,像她们的感受,但我真的好爱她们。”翠芳性格叛逆养母痛心跟小姐妹一起失蹤的吴翠芳在沙巴出生,5岁那年,父母就把她送给槟城一名陈女士收养,59岁的养母陈女士是水果贩,她说,她向来把翠芳视如己出,但翠芳从小性格叛逆,让她很痛心。“她5岁后就跟我一起生活,她的亲生父母当年是因为她太顽皮,且难以照顾而交给我收养,翠芳也一直称我为妈妈,我未婚也没子女,所以我们两母女一直相依为命。”她说,翠芳成绩不好,校方也曾寄信指她经常缺课,但她也非常无奈。“这些年,我一直都有跟翠芳的亲生父母联络,也曾把她的情况如实告诉他们,她的亲生父母目前也知道她失蹤了。”“翠芳,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妈妈,但你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般疼爱,不管你做了甚幺事情,妈妈一样爱你,你要快点回家,妈妈好想你!”从小爱学妈妈穿高跟鞋郭素云有3名女儿,7名孙子,而汤千莹和千慧一直最让她心疼,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癌魔夺走了女儿的命,也毁了2名孩子原有的幸福和人生。“2名孙女跟我特别亲,在她们交了损友后,已经是第4次离家出走,但她们的爸爸很快就将她们找回,当时女婿因为担心她们又会再重犯,2月初时还不敢让2名孙女上学,特别让她们来到北海跟我一起住,要我看住她们。”她透露,当时小姐妹还答应她一定会努力念书,她也答应她们如果乖乖,她会带她们去台湾旅行,没想到,住了一个多月后,一回到家不到3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阿嬷当年经历过很痛的痛,再承受不起你们有任何的伤害,爸爸和阿嬷都很想很想你们,做甚幺都会支持你们,只求你们快快回家,回到我们身边来!”她哽咽地说,二女儿从小就把这2孙女当宝,她很爱为把她们两姐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们从小爱跟妈妈穿高跟鞋,她也会很开心地买给她们,妈妈染青色的头髮,孩子们也嚷着要一起染,那幸福温馨的画面,再也不在了。“我一生人再痛苦的事也经历了,我晚年别无所求,只求子孙们平平安安的,但如今发生这事,真的太让我难过了。”郭素云说,孙女之前曾向她透露,在外头认识了一班少年。她也知道这一班人有吸毒的恶习,她担心2名孙女是受人教唆,跟这群人混在一起。“我甚至不敢想像,她们年纪这样小若也沾上毒品,情况会有多坏。如果被人带去做不三不四的事情,该怎幺办?”常缺课校方曾联络家长汤家小姐妹失蹤,不只家人担心,连校方也心急如焚。据校方透露,小姐妹自2月2日起就没有来上课,校方曾发信、致电家长了解详情,但情况没有改善。汤氏姐妹就读槟城商务小学五年级及六年级。校方说,她们原就读公民二校,后来入住靠近商务小学的槟城儿童保护协会会所后在去年转到该校就读,方便义工载送她们上课。校方指出,自从姐妹俩几个月前搬回家后,缺课情况更严重,校方多次表达关心,却无法改变情况。据了解,附近居民早前也常要求校方关注千慧与千莹两姐妹,因为常看见她们在住家附近蹓跶,没去上课。校方发言人惊讶最后连家长也与她们失去联繫,希望在各方协助下早日寻获她们,让她们重返校园专心完成学业。入住儿童协会常闹“失蹤"槟城儿童保护协会社工苏利亚指出,汤氏姐妹是在2013年经一名热心人士介绍,入住协会。她说,热心人士认识汤氏一家,认为姐妹俩在单亲家庭长大,父亲无暇看顾她们,才建议她们到此居住,希望可获得较良好的照顾。据社工形容,两姐妹非常爱自由,居住协会期间虽拥有较规律的生活,但仍不时擅自出门,令义工慌张不已。虽然汤氏姐妹当时常“失蹤”,但社工到她们常去的数个地点(如两姐妹住家附近的朋友家)寻找,一般都可以寻获。苏利亚指出,小姐妹的爸爸约在去年9月决定把女儿领回家看顾,自此之后姐妹俩就没再来过协会。她透露,刚进入青少年叛逆期的千慧及千莹,确实较难管教,也常与协会里的其他儿童起冲突。但她认为两名少女本性不坏,而且都很喜欢唱歌,只是没有获得良好指导。千慧今年12岁,早熟的外表亭亭玉立,苏利亚担心她们会遭不良分子拐带。她指出,两姐妹虽然较叛逆,但也非常机智,希望她们在外遇到危机时可以机警逃脱,早日回到家人身边。‧报道:林春莲‧2015.03.26